是巫女幼离哟

请戳一下~(´▽`ʃƪ)务必看完吼!
可扩列(请私信)我的围脖@幼离_浮沉子
自认为自己性格还是不错的,人也比较软,所以如果喜欢我的话请点个关注或小红心小蓝手小气泡鼓励一下我!(ˊ˘ˋ*)♡正在努力成为高质量的太太!
最近混坑:凹凸、杀天、小英雄、卡里古拉、宝国、大师兄、等等。一般都是全员吹emm……CP的话一般是杂食,攻受不一定可逆,不过激请放心。
绘画/写文/V+/VC/宅舞/Lolita/jk/cos

草稿意识流
本来想趁着国庆高产一波但是被作业压到怀疑人生(暴风哭泣)
本来是一篇文的但是脑浆榨干了都想不到小柠檬远走的理由  而且最近语言组织无能  所以就改成了条漫
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潦草(不对整篇都很潦草)
想看小凯莉为小柠檬送行所以就画了
想看小凯莉脸红所以就画了
想看小柠檬笑着哭泣所以就画了
真的画得超随意的甚至连背景都没有(所以标题就很重要了(尬笑)
就连分镜也一团糟的(尬笑)
通篇除了眼睛都特写就没有什么可以看的了
所以大家也随便看看就好了(尬笑)
哦p5是彩蛋(我真的就只是为了擦一根线它喵喵的竟然就把纸擦烂了)
啥?勾线上色这种事情以后有时间了再做也不迟的吧(尬笑)
【所以说你为什么要出来丢人啊】

【凯柠凯】孩子气

#是问题儿童paro,幼凯幼柠(喂你家孩子小小年纪就会谈恋爱啊?!),夹杂大量私设和妄想。一切都是为了撒糖,细节什么的一塌糊涂orz请不要在意

#只是单纯把一些灵感糅杂塞在了这一篇文里,也算是为了2019年暑假的cos正片打个宣传(涨涨人气什么的……算了算了不可能的)

#还有要感谢为我出谋划策并且答应陪我出正片的 @水了个鸟

#作者文盲,小学生级别的文笔,OOC预警。

#最后,祝食用愉快!

凯莉哼着欢快的曲调,低头看了看手中“阿鹅背死”新出的柠檬纯果汁棒棒糖。

“不知道丑女吃了是什么表情。”凯莉在心底坏笑着,不经意加快了步伐。

当凯莉见到安莉洁的时候,她又在摆弄那根占卜用的小草。

“要不要尝尝新口味的棒棒糖?”凯莉坐在了她身边,把已经去除包装的棒棒糖递给她。

安莉洁停下手中的动作,看了看凯莉,又看了看那根棒棒糖,略微迟疑了一下,握住她的手,倾身舔了舔糖球。凯莉的脸微微烧起来,眼底漾起期待的光。仅仅只在一秒内,她的脑海里已经浮现出一连串安莉洁扭曲的颜艺。

可是安莉洁面不改色:“有点甜呢。”

骗人的吧?纯柠檬果汁糖入嘴竟然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吗?凯莉盯着安莉洁的眼睛,惊讶得下巴都要掉下来。但是看她的样子,也不像是装的啊?

于是凯莉把糖球又塞到自己嘴里,酸味一下子涌入口腔,味蕾甚至被刺激到发麻。她立马把棒棒糖塞给安莉洁,另一只手捂着嘴:“本小姐把它送给你了!”接着起身撒腿就跑。

安莉洁望着她跑远,把糖球塞进自己嘴里,满足地笑了。

是凯莉送我的糖呢,比第一口更甜了。

月光透过净澈的玻璃窗照射进房间,窗帘被凉风轻轻吹起。

凯莉在床上翻了个身,扯扯邻床的安莉洁的被褥,轻轻唤道:“安莉洁……”

安莉洁睁开眼睛,扭过头来:“怎么了?”

凯莉欲言又止,半晌终于扭扭捏捏地开口了:“我怕黑……”

安莉洁勾起嘴角,挪挪自己的身体向凯莉靠近了些,侧头抵着她的额头,轻轻地吟唱起来。

神会保佑你的。

所以快睡吧。

“今天的点心是小蛋糕啊。”凯莉单手托着下巴,目光游走到同桌的安莉洁身上,勾唇一笑。

“丑女,把你的那份给我吧?”

“为什么?”安莉洁扭过头。

“老师忘记给我发了。”凯莉撅起嘴,一脸委屈。

安莉洁点点头,凯莉的得意刚要溢出眼底,对方却冷不丁地冒出一句,“我替你去叫老师……”

“别!”凯莉立马拉住了她。安莉洁不解地回过头。

凯莉眯起眼笑起来:“不用那么兴师动众的啦……”

安莉洁注视着她的双眼,不说话,也没有坐回座位上。就在凯莉要怀疑自己已经露馅的时候,安莉洁抬手指向她的抽屉。

“可是我觉得,你藏在抽屉里的小蛋糕,已经没有了。”

凯莉抽了抽嘴角,果然在她面前什么心思都藏不住。即便如此她依然笑着打开了抽屉:“我怎么可能会把蛋糕藏在抽屉里……”然而在目光落在抽屉里的下一秒,凯莉的笑容就僵在了脸上。

她藏着的小蛋糕已经不见了影,甚至连纸盘子都干干净净。目光流动,凯莉看到了老骨头。

“……”凯莉心里五味杂陈。

安莉洁把自己的蛋糕摆在她面前,温柔地勾起嘴角,笑容好像阳光般温暖:“给你吃吧。”

“你……”凯莉愣了愣,耳尖微微烧起来,她扭过头,“这,这可不是本小姐求你的!”

“不过还是谢谢你了。”凯莉用叉子挖下一小块蛋糕,送到安莉洁嘴边。

安莉洁感受着满溢于心的喜悦,咬下了蛋糕。

凯莉看着她,心里好像塞满了棉花一样,脸颊泛起可疑的嫣红。

都怪你,害我这么反常。

-END-

♥感谢每一个看到这里的你!♥

【安雷】Agian

#作者文盲,打错字什么的请不要在意……小学生级别的文笔,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剧情为什么要这样发展,OOC预警!OOC预警!OOC预警!

#有原创人物,不喜左拐(虽然她压根没有什么存在感)

#设定是两人已交往并同居,以及对参赛者死亡立即回收做出修改,尸体遗留只回收元力。

#最后,祝,使用愉快!

“看来大赛第四第五也不过如此嘛。”

“喂!傻逼骑士你给我清醒一点!”雷狮抱着鳞伤遍体的安迷修大喊着,怀中人原本白净的衬衫被刀刃或魔力割破出好几个裂口,可以看到早已有血液凝固了的暗红,但更多的是张开着吐出浓烈而刺鼻的殷红的新鲜伤口。安迷修半眯着眼睛,碧绿的眸子快要看不到光亮,他张口呼吸着周围冰冷刺骨的空气,好在抱着他的人的体温是温暖的。

安迷修费力地睁开眼,看到同样挂了彩的雷狮以及此刻他写在脸上的焦急。还有,昏暗的四周站立着的参赛者们,窃喜的声音,得意的声音,嘲讽的声音,全部汇成汹涌是洪流将他吞没。他感觉到自己的生命正在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流失。身躯不受控制地开始颤抖,安迷修在内心自嘲地笑,他在害怕吗?害怕失去生命?还是害怕失去雷狮?

如此不甘,如此残酷。可是,偏偏这就是现实啊。

“我都快……坚持……不住了,恶党你……说话怎么还……还是……这么……不饶人啊……”安迷修用力扯起脸上的肌肉,向雷狮露出一个惹人心疼的苦笑。

“安迷修你个蠢货!”雷狮更用力地抱紧了安迷修,却因此也更清楚地感受到怀里的他快速降低的体温。

“雷狮……你不要……和他们硬……碰硬了,你……一个人……不行的,要……想办法快点……出去……”安迷修喘了几口气,咽下喉中的血腥味,用喑哑的声音继续说道,“你本就……不该来这的……”

“还有啊……”安迷修轻轻扯了扯雷狮的衣领,雷狮也心领神会地俯身侧耳听他的话,却感觉脸上有什么柔软的触感,是微凉的,接着耳边一句轻柔的,“我爱你。”

手无力地垂了下去,自此,将再也抬不起来。

“真是个蠢货……”雷狮看着沾着血的冷热流化作亮晶晶的碎片向天空中飘去,双唇颤抖许久,却只说出这番话。他在安迷修的额上轻轻一吻,缓缓将他放下,拾起雷神之锤,站了起来。

紫色的瞳眸中涌出冰冷杀意,开口,气势如虹:

“我要你们付出代价。”

雷狮不停地战斗着,或许是因为愤怒,或许是因为恐惧,害怕在一瞬间的犹豫中被刺穿身体,害怕最后破坏安迷修离开的意义。

呵,他雷狮,竟也有害怕到无助的时候。

当这个昏暗的空间横尸遍野时,雷狮也再也没有力气,抓着雷神之锤半跪着喘气。

这时从雷狮正前方传来脚步声,雷狮再一次勒紧了他的神经。

“是你吗?引导我们……自相残杀的……是你吗?”雷狮忍着喉咙的痛楚,冲来人提高了些许音量。

来人不作答复,却已走到亮处。雷狮缓缓抬眼去看,白色运动鞋系着红色的丝带,白净而细长的双腿,红色短裤上别着一簇白羽毛,上身是白衬衫配白色打底衣,火红的头发正好长及肩膀,系着白色的发带。看来是个女孩子,可是却唯独看不清她的脸。

她不言不语,只是抬手用食指在空中画了个圈,周围立即燃起一圈火焰,将雷狮和安迷修双双围住。

“你!”雷狮刚想说什么,吸入的空气却令他快要窒息。他开始剧烈咳嗽起来,每一次都有如刀割裂喉管一般生疼。几乎是本能的,他拖着疲惫的身躯靠近了安迷修。

“咳咳……跟你死一起……倒也不错……”雷狮的视野逐渐黑了下去,在这时听到火圈外那女孩清晰可辨的声音:

“下一次,可不要再闹别扭啦。”

下一次……

下一次?

雷狮再次醒来时,是在自己房间里。没有了满身的伤,消耗殆尽的体力也完全恢复如初。

这,这什么情况?他不是已经死了吗?

“下一次,可不要再闹别扭啦。”

他的脑海中突然回响起那女孩的话。雷狮心中闪过一个念头,他抓起床头柜上的手机,看向它显示的时间——他果然没猜错,他重生了,时间也回溯到了收到“消息”的前一天。

那是一个晴好的夜晚,夜色深沉,微有虫鸣。安迷修正轻手轻脚地换好鞋,这全都被雷狮看在眼里。雷狮一把叫住安迷修:“去哪儿?”

“呃……”安迷修抽了抽嘴角,尴尬地回过头,急中生智,瞎编的理由脱口而出,“出门散步……”

“三更半夜出去散步,你还挺有闲情逸致嘛。”雷狮为他这个不着边际的借口翻了个白眼,皱起眉,露出一个略带嘲讽意味的笑。

安迷修妥协下来,还是说了实话:“在下要去救艾比小姐。”

“哈?你脑子烧坏了吧?”雷狮瞪他一眼,“就凭你一个连马都没有的傻逼骑士?你知道对面有多少人吗?”

安迷修低头攥紧了拳头,关节因太过用力而泛白,他死死地咬住下唇,过了一会儿终于开口:“即便如此在下也……”

雷狮几乎是想也不想就脱口而出:“不许去。”

安迷修惊愕地抬头,直视对方紫罗兰色的眼睛。

后来他们理所当然地大吵了一架,以安迷修夺门而出告以终结,后来雷狮察觉到不对劲再赶到时,只能亲眼看他去死。

好在现在,他拥有了“下一次”,也就是“这一次”。

脑海中闪过下一个念头,雷狮就从床上跳了起来,顾不上另一只没穿好的拖鞋,直奔向有厨具碰撞声传出的厨房。

他现在只想见到安迷修。

安迷修此时已把早餐在桌上摆好,刚脱下围裙,他注意到雷狮的动静,向他看去:“恶党你醒……”可是话还没说完就已被对方一把抱住。雷狮把脸埋在安迷修的肩窝里,像只饱腹的小奶猫似的蹭了蹭安迷修,发梢摩挲着安迷修的脖子,弄得安迷修觉得痒痒的,甚至痒到了心窝里,可他不觉得不舒服。

“雷狮?”安迷修勾起唇角试探性地喊了他的名字,抱住了这只大型猫科动物。

雷狮松开了手,瞟了一眼桌上的早餐,是三明治配热牛奶。紧接着他翻了个白眼:“怎么又是三明治和热牛奶,傻逼骑士你难道不会做点其它吗?”

“嫌弃的话就自己解决早饭。”安迷修坐在餐桌旁,拿起三明治咬了一口,“还不快去把另一只拖鞋穿上,然后去洗漱。”

于是雷狮安分地去了。从洗手间出来,安迷修已经把早餐解决得差不多了。雷狮便安分地吃起了早餐,他确实很饿了,三下五除二吃掉了三明治,端起由热转温的牛奶。

“恶党,陪我去公园吧。”

随着安迷修冷不丁地开口,雷狮一口牛奶也差点喷了出来。

“你这么惊讶干什么?”安迷修轻笑。

事情的发展,在他还没有作出行动的时候,就改变了轨道?!

于是两人坐在湖边的长椅上,感受着拂面的微风,望着前方澄明的湖水,不远处人来人往的影影绰绰。阳光很好,树影斑驳。在一阵沉默中,一种感觉在雷狮胸膛内蔓延。这样的感觉,不激烈,不明显,只是淡淡的,像某种味道。只是任它堆积着,滋长着,觉得心里沉沉的,闷闷的,像是消化不良一样。虽然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,也不明白这种感觉名为什么。

“雷狮,能在此生遇见你,我很高兴,也很幸福。”

安迷修望着波光粼粼地湖水,缓缓开口,温柔依旧。

雷狮愣了愣,“噗嗤”一下捧腹大笑起来:“傻逼骑士你突然正经什么啊,搞得你好像再说遗言一样……”

安迷修扭头拉住雷狮的手,碧色眸子里满是坚定:“我是认真的。”

雷狮轻笑一下,勾起唇角难得温柔地笑了一次,他用力回握住安迷修的手,与他十指相扣:“我也是。”

以后无论发生什么,我也一定会与你同行。

于是他们一起慢慢等待阳光像潮水一般褪去。

在第二天晚上,按照正常事件发展,安迷修收到了那条信息。

安迷修轻手轻脚地换好鞋子,雷狮却在身后一把拉住他:“我知道你要去干什么,但是,我不准你一个人去。”

他的嘴角上扬,露出一颗小虎牙:“我们一起去。”

安迷修微笑着点点头:“我们一起去。”

因为早已经历过结局,才会想要改变一切,挽留住你。

“喂,傻逼骑士,还有力气站起来吗?”

“恶党你不也是坐着的,好意思嘲笑在下吗?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两人笑了一会儿,不约而同地开口:

“我/在下有话要说。”

接着惊愕地对视,心与心仿佛连在一起一般,一切明了。

“看来不用说了呢。”

“嗯。回去吧。”

两人互相搀扶着走向光亮的前方,身影逐渐影影绰绰,直到完全澄明。

-END-

#因为我写得太烂了(特别是结尾)所以来给大家解释一下:狮狮和安安分别在第一二节战死,火圈围住二人帮助二人重生。其实是使用的双方重生的文梗,双方在不知道对方也重生的情况下继续上一世……所以安安会不按剧本走的要去公园并说出遗言那番话。至于最后两个人对视一眼就能知道对方要说什么的原因——我认为他们就是这么有默契你有意见吗?

♥感谢每一个看到这里的你!♥